繁峙县 双柏县 南通市 牟定县 南丰县 宁蒗 哈巴河县 闽侯县 霍州市 安阳县 红河县 报价 平武县 苏尼特右旗 白朗县 双江
喀什市 深泽县 邢台县 从化市 花垣县 峨边 张家界市 康平县 漳浦县 马山县 榆林市 乌拉特后旗 瑞金市 定南县 诸城市 犍为县 柘城县 辉南县 塘沽区 营山县 抚顺市 会理县

还记得《走四方》吗?《人民的名义》片尾曲再一次火了韩磊

2017-04-27 11:02:00 环球网 李晓丹 分享
参与

,敌手疾患以水

小浪底企业法人生辉

  (环球网 李晓丹)夜已经深了,三天一直雨雾朦胧的台北有风在吹,饭席间歌唱家韩磊将一首《望故乡》放给朋友听,“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他说这首歌其实本应该在安静的房间一个人听,这是歌唱家韩磊第二次谈乡情。第一次提到乡愁是在来台湾的时候,北京国际机场通明的玻璃结构候机厅显得格外空旷。

  刚刚过完五十岁生日的歌唱家韩磊,骨子里有着蒙古男人“把酒当歌”的豪情、性情中有着七尺丈夫的洒脱。然而,在这样两个提及故乡的瞬间,却让人感受到一位歌者对于家国事的关切。

  很多人形容韩磊是一位“灵魂干净”的歌者,几十年来很难找到污点炒作,不忘初心。不得不说,直到今天歌唱家韩磊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歌声而将自己的身份同百姓区别开来,在很多人眼中的“不施粉黛”的他有着真性情,用人生修炼歌声,用善意滋养音乐。

  熟悉他歌的人比熟悉他微博日常的人要多得多,听着他的歌并不一定非要让人去讨扰他的生活。在网络社交时代,这样的歌者难得。近日,随着《人民的名义》电视剧的热播,参与主题曲录制的韩磊又一次得到了关注。因为台湾行,韩磊老师错过了歌手巅峰会,然而他一直让助理帮他找到那天的节目,他对于歌迷有所歉意,竟然亲笔写下致歉信。台湾文化交流结束之后,又来到了南宁。小编用自己的笔记录下韩磊老师的点点滴滴。

在台北:微雨凝视少帅故居 感怀歌曲《在此刻》

  如今的少帅故居只剩下仿制的藤椅、茶桌、缝纫机等陈设,当时的真迹已毁坏,但少帅故居却是韩磊此次出行台湾特别希望去亲眼看看的一个地方,这是老师此行的“初心”之一,也成为台北之行纵横古今的重要“此刻”。

  或许在梦境中,韩磊不止一次踏访过这个沿山坡修建的日式建筑,在4月21日傍晚,就在那一刻,歌唱家韩磊踏着被雨打湿的木阶梯来到故居前,却屡屡欲言又止。

  “不怕死,不爱钱,丈夫决不受人怜,顶天立地男儿汉,磊落光明度余年。”歌唱家韩磊望着张学良少帅故居的题字久久站立在微雨中,湿气早已透湿了他蓝色亚麻外套,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了韩磊的歌声《在此刻》。

  这歌声诉说着张学良少帅戛然而止的英雄故事,而韩磊老师欲言又止的留白,则在无声中写尽了韩磊此刻心中的波涛,有浪漫也有悲歌。音乐在这一刻将两个时代的两个人的内心连接,正如歌词中所唱“生死角色早已由不得我/我挺身在此刻。”

  在两岸局势特殊时期,作为一位音乐人,韩磊选择了不辞责任、奔赴宝岛,为两岸同胞带来自己的歌声,用歌声将两岸心连接在一起。中国国民党荣誉副主席蒋孝严:“一个国家的经济可以使得整个国家壮大,一个国家的军事可以让这个国家强大,而只有一个国家的文化才能使这个国家伟大。”

  不同的“此刻”、不同的抉择、或许有几分相同的热血。

  在南宁:南湖夜行 回望音乐路

  广西 南宁南湖公园

  与其说是散步,不如说是夜行更加贴切。南湖公园步行路沿着湖、一路热带植被茂密得可以将雾气腾腾的夜空遮住。

  韩磊老师第一个问题便将我问住——何谓灵魂 。

  “ 倘若一个人活着,没有灵魂或者说灵魂里面是空洞的、虚无的,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思 ?宛如行尸走肉一般!音乐最高境界是灵魂的沟通,学是学不来的!一曲一调、一字一句包括气息的把控,我都在追求极致,不是音乐技巧上的极致,而是更深的极致。”

  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曾疑惑,韩磊老师并非科班出身为什么会选择唱歌,为什么90年代大家都在听韩磊老师的《走四方》,尽管很多人后来翻唱,尽管他们中大部分为科班出身的歌手,却没有一个人可以与老师的这一版比肩。直到今天,很多人都评价“人民的名义”主题曲必须是韩磊唱!或者原因就是老师说的灵魂觉流与追求深处的极致。韩磊说:“做音乐便是做人,音乐唱的不是技巧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活,音乐从来不是一个行业,艺人也不是特殊物种,生活更不需要端着。”

  走四方,是老师年轻时的三年五载,也是一生一世的状态。那种沧桑感、那种对故乡的回望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赢天下的奋进心,对于13岁便离开了家一个人闯天下的韩磊来说,并不陌生。

  湖对岸还是树,水光和霓虹倾泻而下。这光芒不亮堂,却充斥的彻彻底底。

  提到遗憾,谁没有过。提到深爱,谁没有为此痛过。小时候韩磊老师很喜欢钢琴,可是无奈家里却让他学了长号。韩磊说:“可是长号有太多局限,到了一定程度便难以表达出钢琴所能传递出的那份感动和美,所以在业余时间就会听钢琴曲,这样一过便是三十年。”如果仅仅停留在对年幼学习经历的一种哀怨和回忆,那绝对不是韩磊老师的性格,真正让他感到遗憾的是之后这三十年呼啸而过的时光,与他的聊天永远带着一种自求——对自我的严苛和拷问,而非怨天尤人。“回想起来很遗憾 ,倘若这三十年能每天抽出时间给热爱的钢琴 ,那我今天应该也可以熟练的弹奏肖邦的钢琴曲!”突然想起第一次跟老师在一起时,他让我放一首肖邦钢琴曲的情景,当时的诧异和不解今晚都解开了。因为那便是老师的日常,那是老师三十年的时时刻刻,那是老师深爱的东西,那里面有老师这些年走过的路、遇见的人、经历的事……

  每个人内心都有这样的热情之后的热爱、错过之后的迷恋、深情难“赋”的遗憾,然而它却可以化作一湖荡漾的湖光称为照亮人生寂静时刻的明月,成为人生中最干净的那一汪清泉,成为留给自己最真挚的念想。那段最初因为不得而带来的哀伤,随着三十年的岁月变成一种内心的沉淀,变成比技艺更深刻的触动,变成难以平复的激情对抗由于磨难对人心灵的摧折。

责编:李晓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