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荫县 巩义市 麻江县 霍林郭勒市 本溪 孝义市 昌黎县 南城县 抚松县 夏津县 肃宁县 公主岭市 龙山县 正蓝旗 乾安县 台前县
甘南县 会同县 台安县 杂多县 北海市 福海县 宾阳县 丹凤县 新营市 化德县 牙克石市 深圳市 鄄城县 阿城市 黔南 吉木萨尔县 乐山市 莲花县 霍城县 石狮市 高陵县 屏南县
热点>正文

媒体时隔三年重访贺家池:重拳治水背景下最美湖泊或能重生

2017-04-27 08:10 | 钱江晚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在水乡绍兴,贺家池因为唐代诗人贺知章的放生池而得名,是鲁迅兄弟等名人笔下的家乡美景。被誉为绍兴最美湖泊。只是,和世界上很多大江大湖一样,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变迁,三十多年来,它已经渐渐在地图上消失。

4月的一天,3个村民的通宵守候,终于找到了一家国有企业向大湖违规排放泥浆的证据。

这发生在贺家池的一角。

在水乡绍兴,贺家池因为唐代诗人贺知章的放生池而得名,是鲁迅兄弟等名人笔下的家乡美景。被誉为绍兴最美湖泊。

只是,和世界上很多大江大湖一样,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变迁,三十多年来,它已经渐渐在地图上消失。

随着湖水一同远去的还有一代人的乡愁和记忆。

不过,在如今,浙江重拳治水的大背景下,沉睡中的贺家池有了更多重生的可能——一边,民众不停地自发保护自己的家园,另一边,政府也为它规划了未来。

深夜里,村民查获偷排泥浆的证据

贺家池的夜晚是安静的。晚上11点多,3名村民从家里出发。他们生活在贺家池畔的上虞道墟镇新屯南村。这次深夜出门,是为了寻找“证据”。来到位于贺家池的建筑泥浆处理中心,他们听到“哗哗”的泥浆声。

一车车的泥浆从绍兴各地运来,在这里进行处理。

按照规定,这些泥浆经过处理后,会被烧成砖块。根据介绍,这是一个废物利用的环保过程。

但是村民们一直怀疑,泥浆并没有全部被处理,有些可能被直排进了贺家池。“你看湖里的水清浊很分明,有的地方特别浑,一定是有泥浆直排了。”村民这样告诉记者。白天,他们也来过,但没有发现异样。一直等到了深夜,才发现了问题。

通过“哗哗”的泥浆声,他们找到了几根管子,不过,这些管子被油纸和泥土掩盖着。村民们怀疑这些是直排泥浆的管子,就打了举报电话。很快,环保部门赶到了现场,村民们从家里拿来电钻,钻开了管子,大家看到涌出的建筑泥浆。这些泥浆通过这些暗埋的管子直排进了湖里。

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这家泥浆处理公司是一家国有企业,由绍兴市水务集团控股,向湖里直排泥浆没有经过审批,属违规排放。目前已在整改。

其实,早在几天前,村民就发现有泥浆违规排放,向环保局举报,村民说,“我们还会继续关注。”

现在湖边有很多建筑垃圾。

三年后,重访荒芜中的贺家池

贺家池在哪?它和生活在周围的人有什么感情和故事?

“你看,这就是绍兴的贺家池,一眼望不到边,最大的时候有4000亩”。退休教师陈思敏这样和记者说。

其实,早在3年前,记者就来过这里,那时还有违法生产的窑厂,有成堆的生活垃圾等等。

由于历史的原因,和很多大江大湖一样,贺家池渐渐在地图上消逝。三十年来,为了发展经济,它先是被分割成了一个个鱼塘,接着又造起了窑厂,挖泥制砖,回填垃圾,既影响了水质,又污染环境。

2014年,绍兴市政府成立了贺家池环境专项整治工作督查组,终于开始采取行动。当年,6家砖瓦厂全部关停,清理了大量建筑垃圾。

只是,3年过去了,眼前的贺家池,还是一片荒芜。一辆推土机正在填土,这里将进行复垦;已经被政府关停的窑厂没在生产,废弃的违章建筑还在;一些建筑垃圾还堆着。

这里还是政府批准的建筑泥浆处理点,每天,一辆辆工程车运送着泥浆,源源不断开到这里倾倒进大坑。

偷排的泥浆就发生在这里。“为什么要把泥浆排在这里?什么时候能停止?”村民们充满了疑惑和担忧。

“一个4000亩的活水大湖是如此难得,如果能重现当年的湖景,该是多好的事啊。”村民们还有这样美好的愿望。

当然,他们也知道,由于很多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大湖很难重生。

根据政府的规划,贺家池将建成一个湿地公园。

贺家池边上环境还有待改善。

往事和乡愁,贺家池养活了一代人

在众多村民中,陈思敏只是一个代表。

是一种特别的情结,让她3年多来执着地为贺家池的命运四处奔走。在她眼里,贺家池就如同她的母亲。这名刚刚退休的中学化学教师,晚年没有住在城里,而是选择在贺家池附近的村庄买了一幢农民房。

离房子不远,就是一河的水,水是和贺家池相连的。陈还做了一条小木船。更多的时候,她会开着车,围着贺家池转一圈,看看它有什么新的变化。

“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是它养育了我”。陈这样告诉记者,“那时穷,还好在湖边,我们就是吃着湖里的鱼虾长大的,不然早饿死了。”

在那个年代,富饶的大湖确实养活了一代人,这也让他们多了一种常人难以体会的感情,比乡愁更深,用陈的话说,就像是母亲的哺育。

其实,贺家池附近的村民多有类似的感受,“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当时的老百姓都是多子女家庭,生活艰难,周边的老百姓靠每晚在贺家池捕鱼捉虾才能养家糊口。在大家心中,贺家池是一个真正的母亲湖。”一位村民这样说。

在他们的记忆里,贺家池曾是一湖碧波,抗旱泄洪、调节水源、引船走货、灌溉饮用,可谓功能齐全。湖周边菱红莲碧、鱼虾腾跃,堪称景色秀美,物产丰盈。

这个湖也养育了不少名人——邵力子、陶成章,还有鲁迅。在鲁迅笔下,摇着乌篷船看社戏的情节,就发生在这个贺家池。

执着救湖,“五水共治”让人看到希望

民间的救湖,是从2014年开始的。其时,浙江大力推行的“五水共治”,这让大家看到了希望。

他们不断地在网上发帖“救湖”,这样的呼吁,一直到了今年。他们整理了这个大湖变迁的所有资料,有上世纪80年代的文件,有几年来贺家池的卫星图等等。

一些乡贤,也纷纷加入了队伍。比如王炜,国家城市交通“畅通工程”专家组组长,同样在贺家池边生活过。

去年底,王炜和他的一些学生开始调研,做了一个《关于恢复原贺家池4000亩天然水域的调研报告》,并寄给了浙江省政府领导,得到了批示。

在距离贺家池数公里外的上虞市区,听到“救湖”的消息,陈秋强也决定去贺家池搞一次调研。

“我很惊讶,没想到,我们家乡还有这么好的一块地方,是个宝贝”。当听说贺家池的时候,陈秋强的第一感觉是“惊讶”。

陈秋强是上虞区乡贤研究会的会长,在当地德高望重。他坦言,作为民间协会,他的原则是“只帮忙,不添乱”。

但是,再三权衡后,陈秋强判断这是一件好事,值得去,也应该去调研。回来后,他这样感慨:“这么多年,贺家池荒废在那里实在太可惜了”。

“我们觉得这样的资源很宝贵,应该好好保护和利用,像杭州的西湖一样,是一件造福后人的大好事。”

民间的呼吁如此强烈,那么,官方又是如何呼应?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